<ins id="ppxl3"><video id="ppxl3"><listing id="ppxl3"></listing></video></ins>
<ins id="ppxl3"><noframes id="ppxl3"><cite id="ppxl3"></cite><i id="ppxl3"><noframes id="ppxl3"><del id="ppxl3"></del><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
<del id="ppxl3"><noframes id="ppxl3"><cite id="ppxl3"></cite>
<ins id="ppxl3"></ins>
<ins id="ppxl3"></ins>
<ins id="ppxl3"><noframes id="ppxl3"><ins id="ppxl3"></ins>
<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
<cite id="ppxl3"><noframes id="ppxl3">
<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ins id="ppxl3"></ins>
網站首頁 藝壇新聞 展賽信息 教育培訓 書藝文論 書法考級 書畫論壇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書法文章
書法文章   首頁理論研究>> 書法文章
當下書法批評的失語危機及其重構策略
添加日期:2016-12-14 17:16:38 點擊次數:6047

李亞杰

 

  90年代以來,書法批評隨著多元文化語境的影響,形成了諸如傳統語境書法批評、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展覽語境書法批評與商業語境書法批評等類型。諸種批評類型發展至當下陷入了迷茫與混沌,批評態度無法彰顯。書法批評在各類書法活動中逐漸失語,其生存空間出現了“缺席”狀態。

 

  一、書法批評面臨的失語危機

 

  1、傳統語境書法批評的“邊緣化”

 

  當前西方文藝理論全面入侵,傳統語境書法批評不斷遭遇詰難與責問,傳統語境批評逐漸被“邊緣化”。傳統批評主觀性、單維性、模糊性、臆測性的思維,其批評方式靠“內省”和“感悟”去感知和意會批評對象,雖不乏生動卻意象模糊,致使古代書論猶如文學作品,辭藻繁復,語義朦朧。如蕭衍評論王羲之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張懷瓘評王獻之書:“有若風行雨散,潤色開花。”韋續評衛夫人書:“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臺,仙娥弄影;又若紅蓮映水,碧治浮霞。”

  當下諸多批評家依舊沿用這種批評方法,以簡約的詩性語言替代判斷與推理。這種思維方式重直覺、感受,及事見理,因感而議,對作品的感性體認上升不到嚴密的邏輯思考便匆忙下結論,批評缺乏說服力。這種批評的實際效果是批評與創作脫節,批評成了老生常談,無法具體指導創作。

 

  2、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的“無序化”

 

  后現代主義是西方社會的一種價值觀,是西方進入后現代工業社會之后出現的一種病癥和焦慮,是一種對現代表達方式甚至思維方式的顛覆、解構。它消解了傳統審美的崇高感、歷史感、縱深感,體現一種個性的、輕快的、瞬時的藝術觀。這種文藝思潮與中國傳統書法藝術觀是格格不入的。中國經典文人書法傳統持續了1700年,以王羲之、王獻之等為代表的書法家及其作品構成了中國書法的文化譜系。書法成為人的內在主體生命的真實顯現和投射,承載著作者的人品、學問、氣質、才情等內在精神。如蘇軾論書曰:“古人論書者,兼論其平生,茍非其人,雖工不貴。”[①]這是古典書法的審美價值觀。

  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西方后現代思潮涌入,打破了古典書法優游自適的生態,一批先鋒書法家用激烈的形態與激進的手法去創作,涌現出一系列書法形態:徐冰的《析世鑒—天書》、王南溟《字球組合》、邱振中的《文字代考系列》、楊子云的《歲月》、洛奇的《情書》等不一而足。其中有的稱之為現代書法創作,其實運用的是后現代的思維方式。這些書法形態,對漢字進行解構與顛覆,探索一種純粹的造型空間,呈現一種觀念與心境。如徐冰的《析世鑒——天書》,把漢字的偏旁部首全部打亂進行理念上的重組,創造出四千多個無法識讀的“文字”,這些“文字”無確指意義的多重可能性,給讀者留下無盡的想象空間。

  西方后現代藝術體系中根本沒有中國書法與之對應的藝術范型,所以,傳統書法批評理論找不到與后現代書法形態對應的闡釋話語,延續曾經經典判斷邏輯所產生的批評語匯,根本無法覆蓋他試圖覆蓋的書法家群體特征。所以,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探索與嘗試呈現出一種無序化。

 

  3、展覽語境書法批評的“功利化”

 

  當代書法以展覽為主要表現方式,經過三十多年來官方書法展覽的引導,展覽之風愈演愈烈。在展覽意識的強勢介入下,“功利化”思想在當代書壇蔓延開來。

  首先,書法家群體由人文階層轉向了市民階層。“古代是以具有較高綜合素質的文人士大夫階層為主體,今天則是以一般現代綜合知識的大眾為主體,這是部無彌補的先天差異,也由此決定了審美和價值標準等諸多差異。”[②],書法從以文人為主導精英化走向了市民為主導的大眾化。書法家變得越來越淺薄與低俗,其追名逐利,“打破了書寫著應有的心中寧靜,他們不斷的復制古人、名家或自己,成為一個十足的技術主義者。”[③]

  其次,書法創作強調形式美漠視意境美。受“功利化”思想影響,展覽作品以“形式至上”為創作理念,形式和技術成為書法的核心乃至唯一的因素。書法結體夸張變形,章法、墨法千奇百怪,視覺沖擊力強。此外,書法承載材質與形式的工藝化制作也在求新求異。書法藝術逐漸向獨立與純粹的形式美轉化,作品毫無意境可言。

  展覽語境的書法批評也被“功利化”思想驅動。批評視野局限在技法層面,對作品的批評僅僅停留在現象表層,不去釋讀文字、不關注作品的原創性與否、不了解作品背后的作者、不作文化層面的挖掘。只是隨隨便便“看”一下,便組織批評文字,這種批評往往以一種既定的批評模式來套用所有的書法家與書法作品,批評話語浮躁而隨意。

   

  4、商業語境中的“偽批評”

 

  商業語境下的書法創作,是緊張的、焦慮的、為了迎合展覽甚至扭曲和壓抑了自身情性,與傳統書法創作舒緩、安和、優雅,怡養情性的文人墨戲差之千里。“藝術不再需要發揮他們難于把握的審美功能,而是作為社會地位的標志被人們創造、購買、消費。”[④]書法已成為追名逐利的手段和方式。

商業語境下,現出了一種“偽批評”。 由于書法群體的大眾化特征,從事書法的人越來越多,魚龍混雜。如有人標榜傳統,卻遠離古法,任筆為體;有人目空一切,自封書法大師;有人故弄玄虛,卻根本不知書法為何物。這類人能獲得商業利益,正是緣于批評家“抬轎子”式的批評。因為利益的驅動,有些批評家已淪為畫商與書法家的御用鼓吹手。面對金錢的感召力,其批評態度與視角完全受功利思想操控,把最終的價值標準量化為貨幣收入,造成了商業語境中的“偽批評”。

 

  二、書法批評的重構

 

  1、運用現代科學方法,開創全新的傳統語境書法批評。

 

  傳統語境書法批評注重心靈感受,疏于邏輯推理及對問題刨根究底式的研究。這種思維模式在當代書法批評活動中,不僅阻礙批評自身的發展,也對書法創作產生了凝滯作用,傳統語境書法批評的重構顯得尤為重要。

  批評在重構時,應要遵守書法中亙古不變的關于筆法、字法、章法等書法藝術本體最根本的規律。因為書法自身有其質的規定性,超出此范圍,很難探討書法的內涵與審美。或者說,批評重構時,需遵循傳統的基本審美。

  最重要的是運用現代科學方法進行批評。陳公哲可以說是運用科學方法評書的先驅,他的《科學書衡》從作品的點畫、結構、章法來設定,并分別給出批評的內容、標準和分數值。這種科學評書在一定意義上推出了相對客觀的標準,傳統語境書法批評也能從直覺上升到實證分析的客觀論證。但是陳公哲的科學評書過于生硬和刻板,忽視了對傳統書法批評理論的吸取。正確的策略是把傳統批評的理念、話語等要素歸納到現代科學研究框架中。把傳統批評的宏觀、整體與科學方法的微觀、具體相結合,形成以傳統批評思想為基礎,科學的邏輯話語為面目的全新批評模式。如此,傳統語境書法批評才能彰顯生命力。

 

  2、立足傳統書法批評理論體系融匯西方后現代理論精髓,促進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的發展。

 

  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在探索過程中出現了兩種傾向:一是借助于西方后現代美術批評理論、文學批評理論等生硬的嫁接于書法批評,力求在理論更新與現代變革的感召下,對書法批評徹底解構之后再重構。這是否定和鄙視自身的傳統價值,是對本土文化的顛覆和漠視的表現。二是堅守傳統書法批評,徹底的抵制與排斥西方后現代文藝思潮,對一些后現代理念的作品完全持否定態度。這類批評家理論視野狹窄,在古典情結中覓生活,不能也不敢接受新思潮,是一種膚淺與盲目的表現。兩種觀點都有失偏頗。

  后現代語境下,離開西方談中國,離開中國談西方,都是不理性的。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重構的正確策略應該是立足傳統書法批評理論體系的價值坐標吸納融匯西方后現代理論的精髓。把西方后現代的文藝批評觀念、批評話語、批評體系同傳統書法批評進行比較、溝通、轉換,不是盲目的模仿與排外。構建我國獨具特色的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才能對后現代書法形態做出令人信服的評說。后現代書法具有前瞻性,后現代書法創作思維與創作形態也在不斷翻新。評價與定位這些作品,要求書法批評家不僅要具備中國傳統文化與書法的相關知識,還要有解析和駕馭西方后現代文藝思潮的能力,立足傳統批評理論,汲取后現代文藝理論成果、思維方式介入批評,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才具針對性。

 

  3、轉變批評觀念,強調作者的文化性與作品的原創性,推進展覽語境書法批評。

 

  展覽語境書法批評應指向兩個基本維度,一是作者,二是作品。

  “知人論世”是一切藝術品評判的關鍵。換句話說,只有了解作者的文化身份才會對書法作品的藝術價值有準確的判斷。劉熙載總結為:“書者,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⑤]作品是作者學問修養與風度才情的智性表達,非單純的筆墨技巧。不知其人,空談作品,批評只會停留現象的表層。以對衛俊秀先生書法的批評為例來說,起初,當代批評家看不懂衛老的書法,認為其只屬一般書家,待到衛老的人品、學術、經歷被世人熟知時,衛老書法中那種雄強、開張、略有隱忍、苦澀的美才被發掘出來,愈看愈美。顯然,對作者人品與學問進行追問才能真正解讀作品的深層內涵。

  對作品書寫本身來講,批評也有兩個邏輯指向:書寫文本的原創性與書法風格的原創性。

面對作品,批評時首先要釋讀文詞。若是古代詩詞抄錄,看其有無丟字漏字,字法是否明確;若是自作詩文,看其格律是否嚴謹,文意是否有韻味。從而進行文化修養的判斷。批評時應提倡書寫文本的原創性,所謂“文字之為用,必假乎書,書之為征,期合乎道,故能發揮文者,莫近乎書。”[⑥]所以,對書寫文本的關注很關鍵。

  書法風格的原創性是批評予以重要關注的。風格原創是在前人基礎上開辟一種全新的審美境界。書法史上的經典都是規模千人,繼承傳統基礎上的大膽改革與天才創造。近年來,原創性的作品少之又少,一個創新風格出現后迅速被膚淺的復制,導致“跟風”現象。所以,在批評過程對具備原創性的作品要深刻剖析,進行創作理路的推廣;對于千人一面的“跟風”作品,抨擊和抵制同時進行原創精神的引導,激發書家的主體創作意識。這也是展覽語境書法批評中應有的責任和擔當。

 

  4、商業語境下,書法批評應從批評家的主體構建著手才能避免“偽批評”。

 

  第一,書法批評家應具備高尚的人格、德行與非凡眼界、膽識。“書法批評失語的最根本原因是書法批評家自身的素質問題。”[⑦]書法批評家首先應該具有高尚的人格與德行。“真理和美德是藝術的兩個朋友,你想當藝術家嗎,你想當批評家嗎,那就請先做一個有德行的人。”[⑧]批評只有具備高尚人格與德行,才能提出具有學術價值的理論指導,才能站在理性的立場,不受名利世俗、人際關系束縛與牽引。此外,批評家要具備非凡的眼界和膽識。批評家的眼界決定了批評的高度,梅墨生的《現代書畫家批評》定位之精準,讓人無不嘆服。而平庸的批評家看不到本質問題,言不及義,言之無物,無助于批評的深入。如果說批評家的眼界決定了批評的高度,那么批評家的膽識決定了批評的力度。王道云、馬嘯等所編《書法門診室》把批評焦點對準20世紀書法名家,多方審視,以令人信服的直率的語言表達出批評者的真實感受,使書壇為之震蕩。

  第二,批評家應與市場保持距離。在藝術市場中,不完全是價值決定價格,有時候是價格來決定價值。而價格是商家與依附于他的批評家共同炒作的,特別是在名氣大的批評家眼中,庸俗之作,也能轉化為大師手筆,大師手筆也能轉化為庸俗之作。所以批評家應恪守其職業操守,道德底線,樹立書法批評的責任感和使命感,與市場保持距離。保持批評家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置身客觀的立場,做公允的評價。

 

  三、結語

 

  當代多元文化語境中,書法批評面臨失語的危機,重構書法批評顯得刻不容緩。具體來說:傳統語境中,書法批評語意朦朧,無法具體指導創作,但是批評理論資源非常豐富,需要運用科學方法進行現代學術層面上的提純;后現代語境書法批評處于探索階段,作為一種前瞻性的批評模式,需要立足傳統書法批評理論體系融匯西方后現代理論精髓,并進行溝通轉換;展覽語境書法批評,應強調作者的文化性與作品的原創性,扭轉重“技”輕“道”的觀念;商業語境書法批評主要是批評家自身的構建,有高尚的人格,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才能避免“偽批評”。書法批評若能沿著上述策略不斷推進,則批評的重建理路或許會逐漸明晰起來。

 

 

注釋:


[①] 蘇軾:《蘇軾文集》,中華書局,1986年,1206頁。

[②] 叢文俊:《二十世紀書法轉型——人與文化的分析》《書法》,上海書畫出版社,2002年,第1期。

[③] 楊疾超、何紅:《承續傳統文化,尋找丟失的書法書法精神——當代高等書法教育發展之路》,《2010杭州國際高等書法教育論壇論文集》,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10年,149頁。

[④] 馬泰卡林內斯庫:《現代性的五副面孔》,商務印書館,2002年,245頁。

[⑤] 劉熙載:《藝概》,《歷代書法論文選》,上海書畫出版社,1979年,715頁。

[⑥] 張懷瓘:《書斷》,《歷代書法論文選續編》,上海書畫出版社,1993年,154頁。

[⑦] 楊吉平:《書法批評的對象》,《書法》,上海書畫出版社,2011年,第12期。

[⑧] 狄德羅:《狄德羅美學論文選》,人民出版社,2008年,227頁。

 

 

 

 地址:太原市迎澤大街378號山西省書法家協會  郵編:030001 辦公室電話:0351-4047750 

 辦公室郵 箱:sxsfjxh@126.com   山西書法qq群:345568259       網址:www.w555555.cn    晉ICP備11000474號

 

168开奖场直播結果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