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ppxl3"><video id="ppxl3"><listing id="ppxl3"></listing></video></ins>
<ins id="ppxl3"><noframes id="ppxl3"><cite id="ppxl3"></cite><i id="ppxl3"><noframes id="ppxl3"><del id="ppxl3"></del><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
<del id="ppxl3"><noframes id="ppxl3"><cite id="ppxl3"></cite>
<ins id="ppxl3"></ins>
<ins id="ppxl3"></ins>
<ins id="ppxl3"><noframes id="ppxl3"><ins id="ppxl3"></ins>
<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
<cite id="ppxl3"><noframes id="ppxl3">
<cite id="ppxl3"><span id="ppxl3"></span></cite><ins id="ppxl3"></ins>
網站首頁 藝壇新聞 展賽信息 教育培訓 書藝文論 書法考級 書畫論壇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山西書協
講座培訓
人物專題   首頁:書法教育>> 人物專題
曹中厚書法作品選
添加日期:2018-1-2 10:56:50 點擊次數:6626

 

        曹中厚  山西省太原市原市長、太原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山西省書法家協會顧問、太原市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曾任山西省老年書畫家協會常務副主席、山西省扶貧書畫院院長、太原市老年書畫家協會主席。

 

 

 

 

習道消日論書法

 

芻議曹中厚之草書藝術

郭存魁

        這些年,我和鴻濱兄等同仁經常與曹中厚先生在一起聊書法、論人生,談天說地、寓古頌今,即使是嚴寒酷暑中繁復的書法創作,也甚是快樂。我們的活動圈取名為“習道”,是緣于先生學書的座右銘“不為得名獲贊譽,習道消日論書法”。近期他給我出了個題目,讓我為他寫書法的評論文章。他是認真的,我沒推辭的理由。多年的相處,他的為人處事,尤其是對他書法的那種摯愛、對藝術那樣癡迷,加之令人贊嘆的藝術水準,都是吾輩難以企及的,是應該在理論上做一番梳理了。但限于水平,有點犯怵。正應了《書譜》中孫過庭講的“夫心之所達,不易盡于名言,言之所通,尚難形于紙墨”,就是心里想的,不易用語言表達出來,能夠用語言說出來的,卻又難形成文字。平時慣以在先生作品前評頭論足的我,在文辭面前顯得力不從心了。既然讓我來寫,也只斗膽一試。這要從他鐘愛的草書說起。

        草書是書法藝術的最高形式,這已成為書法人的共識。綜觀目前草書的創作趨勢,應分為兩類。一類是現代草書,它講的是節奏、組合、墨韻三要素。主要表現在當今書壇上的前衛書家和眾多獲獎選手。另一類是傳統草書,它講的是草法、草情、草性、草韻,其主要表現為傳統文人書家。曹中厚先生當屬后者。試言其由:

        緣于性情。性情是草書的魂魄,它是剝離了草書的使用功能,通向藝術之門的表情達性的筆墨語言。先生的性情源于他豐富的從政實踐,也源于他把這種經歷向筆墨語言轉換的聰慧。他特善謀篇布局,在書寫中可謂心手雙暢、得心應手。不同的書法內容,能寫出不同的風姿,或古拙、或秀雅、或雄渾、或疏淡。另外他善于在大庭廣眾之下創作。他有相當一部分作品,都是即興之作。搞草書的都清楚,一落筆容不得半點遲疑,看先生的草書創作酣暢通達,亦有一瀉千里之痛快。細品則如一曲樂章,馳張有度,節奏明快,是“達其情性,形其哀樂”的上乘之作。

        備于法度。寫草書,草法是基礎。草書是符號化了的藝術,決定了書寫者必須有認草識草的功夫和駕馭這種筆墨的本領,否則很難進入草書。他深識其中奧理,也下足了這方面的功夫。他遠學張旭、懷素,近取于右任、林散之。另外對章草也有所涉獵。他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就連普通的筆會,也要做功課。只要在字法、墨法、章法上有問題的,都要重寫。進入創作,往往是忘我之境,一而再,再而三,直到滿意為止。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蠻勁,可謂“發奮忘食,樂而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達于老境。書法上的老,并非年齡而論。它是一種境界,是一種人書合一的通會之境。從解讀他的作品中,有如下特點:

        一是真。真就是不做作,也可解作率真,一派天然。率性而為就是不裝腔作勢,不擺架子。他從不避諱用左手寫字,但反對書寫上的作秀,堅持一切從書法本源出發。用效果來檢驗,一切手段都要服從于這個結果。目前一些專家學者、知名書家,只要見到他左筆書法,都贊嘆不已,這叫“得魚忘筌”吧。

        二是樸。他的字,不能用華美來表述。樸茂構成了他字的特點。看他的字有“枝干扶疏,凌霜雪而彌勁”之感。

        三是簡。簡是簡約,而非簡單。在書法上簡是融會貫通的一種提煉,是書風形成中的一種取舍,也叫損道。老子講“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就是這個意思。草書最難達到的就是純、凈、靜。他的字干凈、安靜且豐富,是對草書藝術上的一種升華。

        這三者集中表現出一種境界,就是老境。只有沿著這個思路走下去,才會思慮通審,志氣平和,不激不歷而風規自遠。

        曹中厚的草書合于正,備于雅,適于度,既有林散之的疏淡,又備于右任的凝重,開自家之生面。他對書法的熱愛用虔誠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是出了名的書癡。黃庭堅曰“癡兒了卻公家事,快閣東西倚晚情”,是他的生活寫照。在他退休之后把主要精力傾注于書法上,取的了驕人的成績。但他還在路上,還在不斷完善豐富自己,相信他的書法之路會越走越寬廣,越走越通達。

 

劉禹錫《晝居池上亭獨吟》

 

毛澤東詞《清平樂·六盤山》

 

 

岳飛《滿江紅》手札

 

 

吳鎮詩一首

 

劉禹錫詩一首

 

 

高蟾《上高侍郎》詩

 

 

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

 

 

蘇曼殊本事詩

 

楊慎詩手札

 

 

王昌齡詩

 

 

 

 地址:太原市迎澤大街378號山西省書法家協會  郵編:030001 辦公室電話:0351-4047750 

 辦公室郵 箱:sxsfjxh@126.com   山西書法qq群:345568259       網址:www.w555555.cn    晉ICP備11000474號

 

168开奖场直播結果开奖结果